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海外故事] 窗边的媒人

[海外故事] 窗边的媒人

时间:2020-04-04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麻子在大公司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她和同事伊东充交往后订了婚,然而在婚礼的前两周,婚约解除了。后来麻子才知道,伊东充爱上了别的女人。因为是公司内部的恋爱,麻子在解除婚约的同时辞了职。她不想在面试时被盘问以前公司的事,就随便在一家咖啡馆找了份打工的活,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。
  
  这段时间,麻子注意到店里有一个客人,她比麻子大几岁,每天下午四点左右来店里,总是坐在窗边。这天,麻子上咖啡时,女子和麻子搭起了讪,她说自己失业了,正在找工作。麻子随口问道:“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  
  女子拢了拢头发,干脆地说:“社长秘书,兼情人。”
  
  麻子愣住了。女子点着了烟,喃喃地说:“我,被甩了。多少年了,他一直对我说,一定和老婆离婚,其实,他根本不想离婚,倒是想和我分开。现在,他又有了别的更年轻的女人……我真是个傻瓜!”
  
  麻子很想安慰对方,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  
  “窗边女子”每天都来,她一直没有找到新工作。麻子看着她越来越憔悴的模样,不由得担心起来。这天,窗边女子来咖啡馆时,麻子带着半安慰的心情,把自己的过去告诉了她。麻子想让她知道,不幸的不只是她一个人。
  
  从此,窗边女子每次来咖啡馆,都要和麻子聊一会儿。这天,她正在喋喋不休地向麻子抱怨自己的不幸,忽然停住了,目光转向了窗外。麻子随着她的目光看去,见窗外站着一个年轻男子,正在朝里打量。
  
  麻子觉得男子很眼熟,想了一下,终于想起来了。男子叫淳史,住在前男友伊东充隔壁的单身宿舍里。因为公司部门不同,麻子和淳史只在食堂或年会上见过。现在这种情形,麻子一点也不想见到以前公司里的同事,但淳史一直盯着这边,麻子知道他已经注意到自己,只好勉强地回了个微笑。
  
  “你认识?”窗边女子突然低声问麻子,语调很阴沉。麻子吃惊地说:“嗯……只是个熟人。”
  
  窗边女子的面部肌肉变得僵硬起来,冷冷地开口了:“好啊,原来你有男人了。”她越说越激动,“你自己很幸福,所以在心里偷偷笑我,不是吗?你的那些事全是编的,不是吗?”
  
  麻子慌忙否认,女子却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。这时,淳史推开门,走进店里。女子比麻子更快地站起来,一下子就到了淳史的身边,用欢快的语调说道:“您是她的朋友吗?”
  
  淳史虽然还没弄清楚状况,但仍然笑着点点头,接着,他对麻子说:“麻子小姐,好久不见了,一开始我还以为认错了。”
  
  麻子简短地说:“我……在这儿上班。”
  
  淳史仿佛才注意到麻子系着围裙,他取出名片,说:“那我就不多打扰了。对了,我已经辞职了,目前在父亲的公司里做事。”
  
  淳史抽出的名片还没交到麻子手里,窗边女子忽然伸手拿走了,她说:“也给我一张,可以吧?我是麻子小姐的朋友,森井曜子。”
  
  麻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淳史也一脸困惑,但还是点点头,接着他又取出了一张名片,这次直接塞到了麻子的手上。
  
  两天后,曜子又来到咖啡馆。她笑着和麻子打招呼,还问她下班后有没有时间陪自己去买东西。麻子本想推托,曜子却说,自己想去给淳史买点礼物,感谢他昨天请自己吃饭。
  
  曜子在咖啡馆里一直等到麻子下班,麻子没法脱身,只好两个人一起去买东西。曜子在百货商店的男装部转悠了半天,最后选了一条领带,藏青底色配着鲜红的手绘山茶花图案。曜子用针刺一般的眼神看着麻子,说:“送领带是表示‘我被你迷住了’的意思哦。”
  
  那天晚上,麻子想着曜子的事,烦恼不已,突然,电话铃响了,是淳史打来的。
  
  淳史告诉麻子,昨天是曜子主动约他见面的,她说麻子也会去,他才去了。淳史还说,曜子又约他明天在一家酒吧见面,说麻子会来。淳史答应了,但总觉得有点奇怪,这才给麻子打电话。
  
  麻子惊讶得用一只手捂住了嘴: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她对淳史说:“约会的事,都是她编造的,我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件事。”
  
  淳史听后也很震惊。麻子问了酒吧的地址,说明天自己也去,把一切都当面说清楚。
  
  挂上电话,麻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她想起曜子说过以前在哪家公司上班,第二天,她给那家公司打了电话。这是家小公司,接电话的就是社长本人。麻子硬着头皮问起了曜子的事,对方说:“想问森井曜子的事?她又干了什么?”
  
  麻子把从曜子那儿听来的话说了,社长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:“全部是胡说八道!她是我的情人什么的,全是胡说。”
  
  麻子张口结舌:“可是……”
  
  社长打断了麻子的话,说:“相不相信是你的自由。别说我没打过她的主意,就连和她单独喝酒也没有过。那女人是在撒谎,那只是她的一种妄想。她还曾经跑到我家逼我太太离开我,这怎么看都太异常了,所以才让她辞职的。”
  

惠州谓旧代理记账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