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亲情文章> 母亲的三句话

母亲的三句话

时间:2013-12-22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随着岁月的无情流逝,母亲对我说的话已有许许多多记不起来了,但母亲对我说的其中三句话,像在我的心中打下了烙印一样,让我终生难忘。
  
  我不喜欢吃肉
  
  在我很小的时候,由于我的家庭底子薄,兄弟姊妹又多,个个都在念书,一日三餐的粗茶淡饭能塞满肚子就是天大的喜事了,哪还能奢望吃上肉呢?
  
  那时市场上卖的猪内脏,有的很不值钱,如猪肠、猪肺、猪尾巴等,这些虽不能算是好肉,严格来说,还不能算是肉,但它都长在猪身上,不是肉也是肉啦!是肉就是荤。父亲每个月差不多就要买一次回来,不是猪肠就是猪肺,用父亲的话说,是仅仅见见荤而已。那时的我们,哪有什么一丝一毫的挑剔,个个都咧开嘴巴笑。
  
  因买回来的肉少,要吃它的嘴又多,母亲就把它搅在晚饭的大锅面条里,她先给父亲盛上满满的一大碗,再挨个儿地给我们几个姊妹盛,我们几个姊妹碗里的肉几乎是一样多。到母亲给她自己盛时,锅里已不见肉的踪影。我问:“妈,你的碗里一点肉都没有了。”母亲爱怜地对我说:“孩子,妈妈不喜欢吃肉,最喜欢喝汤。”
  
  我当时还真相信了母亲的话,直到长大后才知道,母亲是为了我们能多吃点,她才谎称自己不喜欢吃肉。
  
  你只管走,我在跟着呢
  
  小时,我随母亲到好几里外的外婆家去,去过一两次后,母亲就让我在前面走,她在后面跟着。当我心里胆怯、踌躇不前时,母亲就用温柔的语气对我说:“孩子,你只管走吧,我在跟着呢。”可当我在前面走到一个岔路口停住时,母亲就叫我好好想想,该走哪条路。如我走错了,母亲会及时给我指出来,我才得以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前走。回家时,母亲仍叫我在前面走,她在后面跟着,母亲对我说:“孩子,现在你还小,有妈妈在后面指引着你。到时你长大了,妈妈也就不能永远地跟着你了……”
  
  自从我走向社会后,我谨记住母亲的话,无论我走到天南还是走到地北,我只管向前走,仿佛母亲还在我的身后跟着。
  
  说不冷,也就不冷了
  
  我们那里,每年冬天都要下好大好大的雪,铺得漫山遍野白雪皑皑。我们家种了不少的萝卜,可又不值钱。为了让家里养的两头猪能在年前卖个好价钱,母亲每天都要把两头猪喂得饱饱的。尽管下了雪,母亲每天都要到白雪覆盖的菜地里挑一担萝卜回来,把萝卜洗净剁碎后,加点食盐在锅里一煮,人都能吃,猪就更喜欢了。那天,已十几岁的我随母亲到菜地里去,空旷的野地里北风呼啸,刮得人裸露的皮肤生疼,我才感觉到野外和家里是怎样的两个世界。我们把雪层扒开,让萝卜叶露出来,只一两下,我的手就冻得刺骨,似有万箭穿心,真后悔不该随母亲来。我偷偷看了看母亲,却见母亲全然像没事儿似的哗啦啦啦地扒开结冰的雪层,拔出已被冻硬的萝卜。我又扒了几下,实在忍受不了,便把两手插在裤袋里站在一旁。我问母亲不冷吗?母亲答道,不冷。见我很惊讶的样子,母亲继续说,对自己说不冷不冷,也就不冷了。
  
  我听后,一下子就怔在那儿。终于,我第一次懂得了母亲。我学着母亲的样子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,拔出一个又一个萝卜,每拔一下,我都咬着牙对自己说,不冷,不冷。
  
  拔完萝卜后,母亲叫我把双手插在裤袋里蹲在一边,她又把萝卜上的泥巴用手拨拉下来,然后用雪洗净双手。母亲见我的双手还是冰冷冰冷的,就把我的双手捧到她的嘴边,用热气呵热我的双手,再把我的双手塞进她的胸前的棉袄里暖着,此时,不知是泪水还是雪花朦胧了我的眼睛。
  
  从此以后,每当我遇到困难时,都会想起雪地里的母亲。我会轻轻地但很坚定地对我自己说,不冷,不冷。
  
  如今,到了我对我的子女们说出母亲对我说的那三句话的时候了。

惠州谓旧代理记账有限公司